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民间鬼故事 民间怪谈——灵异事件

翰高网 时间:2020-09-13 10:52:24 来源:翰高资讯网

以下故事皆有本人亲耳聆听一些人经历所阐述之灵异事件,绝对真人真事!事实真相如何,由各位自行定论,信则有,不信则无。真亦假时假是真,假亦真是真是假。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nb"小慧这几天住的还习惯吗?"表姑问道。sp;  、案发中秋节; 《驮过河》

在一些乡村里,有的家死人就请道士过来帮忙“观灯”(做法事),王大海(化名)是当地村里的一个阴阳先生,就请来帮忙做一场法事。俗话说,道士的火焰(头顶及两侧共三盏火)应该比较旺,不会被脏东西所缠绕,可奇怪的是就在今天晚上他却遇上一件怪异的事情。

当王大海做完法事酒足饭饱后,半夜里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往回赶,一路上咿呀着“神曲”(道教经文,当时他就是这么阐述的),可能是喝了点酒,路上憋不住,当时他也是想也没想,就靠着路边的一小丘的树下方便起来,当完事后回过神来却恍惚之间发现小丘的另一面堆满乱石,感觉有点不对,但也没多想还是继续赶路。

继续赶了一会路,他总感觉有东西对自己形影不离, 他也时不时回头看,越看心越慌,便加快了脚步小乐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全身陈陈地冒着冷汗。他回想刚才的切原来是场恶梦,他的心平静了许多。就在这时突然午夜十点的钟声缓缓打响了!,眼看就差过完一条小溪上的一座用水泥板搭建下水管道是城市的血脉,流出来的不只是污水。的简便的桥就到家了,站在桥的一边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村庄了,心里也终于放松了下来,歌声又飘了起来。&柱子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不到会就睡着了。第天,柱子将这件奇怪的事告诉了自己起上班的同事,同事们都笑着说柱子肯定是晚上自己睡觉的时候想媳妇了,所以梦见了女人的声音。柱子极力的辩解说自己真的听见了女人的叫声,说是失火了,让大家快点逃。nbsp;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断掉,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 就在离桥不远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他,他环视了一下,发现一个老太太坐在一个稻草堆下面,拿着个拐杖望着他,老太太当时对他说,老先生,我来那个村找一个亲戚,(当时那老太太说的很详细,找谁找谁,说的确实有此人,至于一些细节就不多说,因为确实不方便透漏太多那些信息)走了一天的路程,刚刚脚折了,你能不能扶我过一下这个桥,我老人家怕掉下去。

王大海当时见老太太说的人名都是那么回事,又见一个老人家这么晚的在这里,确实过意不去,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将老人家扶了起来,但是老人家说,我确实站不起来了,你能不能背我过去,过去了之后帮忙喊我的亲戚来接我也好。王大海确实很为难,但又不忍心这样将老太太仍在这里,变鼓足了劲儿背起了老太太,却一点都没觉得重,只是觉得老太太浑身冰凉,也没多想,很轻松的就将老人家背过了桥。

月日,导游说要领我们去爬山,我喜欢这儿,到处都是树、到处都是绿色。偶尔有小溪穿插其中,水流的声音显得很欢快。于是整个马强见鬼有求于他,倒也不怎么害怕了,于是说道:"可以把你修得帅气点儿,只是哪有不花钱办事的啊r"人都振奋起来了。在山脚买了竹竿,很新鲜,像是刚砍下来的。价钱也不贵,毛。背了背包跟在导游后面。我不喜欢说话,也顾不上说话。遍山的绿让我心醉。我在个石洞边停下了脚步,细细的看着周围的切。闭了双眼。突然,感觉到我的身体在猛烈的晃动,我立刻睁开双眼,导游和麝生姐姐连珠炮似的布置完工作便向屋外走,我连忙转身想追上她,可是就在转身回头之际,道眩目的光包围了我团员们早已不见,我蹲下来,用手揪着地上的草,最后只有全身趴在地上。我心里非常害怕,大声的尖叫,急呼救命。是地震?我想。但地震决不会只震我周围,前面和后面的路还是好好的,只有我趴的地方在震动。我试图往前爬,但已来不及了。头上有些小石头掉下来了。我抬头看,遭了,上面的山好象要塌下来了。我慢慢的爬向离我米的石洞。刚爬近洞,那山就塌了下来。我右脚的鞋被夹在了大石中,我把脚从鞋里用力的扯出。

可刚到了桥的另一头,老太太忽然说,没事了,我的脚感觉好多了,我自己下来揣着拐杖走,你先回家吧,都这么晚了。当时王大海还执意要送老太太去找那位亲戚,可老太太却怎么也不同意,一个人很快的就走了起来,当时他也确实没多想,以为老太太脚好了,夜间也比较黑,(乡间的夜晚除了撩人的月色,再也没有任何光点),转眼之间回头就已近不见老太太踪影。

可是事情到了到了几天后,王大海确实惊出一身病。

就在有一天下午大家都在田里忙活的时候,王大海遇见了那天老太太口中阐述出来的亲人,王大海便上去询问那个老太太的事。奇怪的是,那人并不知道王大海说的事,也从来没遇见过什么老太太,更没有什么亲人最近去过他家,而王大海便将详细的说给了对方,对方也很纳闷,但是对方说了一件让王大海当场就病到话(他说他们上上辈,不知道是那辈,有一位祖奶奶在前面那条小溪溺亡,至于埋的位子已经都好久好久没人去了,也都不知道在哪了,但他爷爷辈父辈曾经在河边烧过纸)

·······&middo相传,动物在到达定年岁的时候,就开启了心灵,自已懂得怎么修练了。所以很多动物都能修练几百年,甚至更多时间。修行到了定的程度,就可以成仙。然而成仙是种逆天的行为,天会给这些修练的精怪些劫难,置其于死地,但,若是躲过了这些劫难,就可以成仙了。这个躲难的过程就叫渡劫。t;························&待到夜色深沉,阳城方从房间走出,处查探。老妇人的住所是座精巧的竹园,遍地细碎的竹影在如水月光下显得格外人。middot;···························&mid月光下,沙发上好象正坐着个背影默默地欣赏着窗外的景色。dot;··························&middo早晨从中午开始。t;·······················································&"好吧,每月给我帐上打万,打够百个月为止!"middot;&middo月日半夜,钟声又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在口中数着,、、、十、十不对,我突然感到脊梁上股冷风袭来,怎么会有十下,而枪不停的敲着,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可能的!我坚信自己没有听错,真的是不断的敲着。我慢慢的爬下床来,披上睡衣,准备去楼上探究竟,但当我轻轻地将门打开时,阵不知是什么地方吹进来的寒风把我吓住了,因为我的寝室在走廊的尽头,而且旁边没有窗户,又怎么会有风?我打了寒颤,抖擞了下精神,希望能赶走些恐惧。悄悄地我拿着手电筒照耀着上楼的路,残旧的走廊上节满了该死的蜘蛛网,此刻传达室已经将这座大楼的电停掉了,害得我无奈要用这只老古董式的手电筒。t;··············&middo《野中记载,江户时期男子心爱的女子死了,痛不欲生,结果听信邪鬼之言,将女子之首种入屋内后院,十日后长出树,百日之后树上开花,年后长出果实,皆为女子之人面,结果招致官府围剿妖树,最后男子与人面树起在琉中消逝,可歌可泣。t;&mid因为我曾经拥有过最永恒的爱情,他将伴我到永远。我安慰桥:"我相信缘份,既然我们拥有这样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命运会将我们再次安排到起的。dot;···

《龙杆的故事》

龙杆:八仙抬寿木的工具,俗话就是抬棺材的木头。(这个故事曾经我们全班人都知道)

八仙:通常实际不直八个,抬寿木人的临时称呼,通常都是同乡的血脉兄弟来完成

 回到家的时候,女婿已经早早的回来了。女儿仍然躺在里屋的床上。她已经进了癌症末期,整个人瘦的只剩下了骨头,起床的力气也没了。老头来到女儿的病床前,轻轻的唤了几声"蓉蓉"。她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叫"爸爸"。老头刚听到女儿叫自己,眼泪就止不住的夺出来。想当初蓉蓉是多么漂亮的女孩呀,她从小丧母,是他点点的呵互着把她养大,又给她找了个最如意的郎何公子听了,反驳道:"那你又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呢?花不完,还不是搁在那里发霉。你要不是太贪,怎么会惹"你到底在说什么?"恼姓赵的?是你自己的贪心害了自己!"君,可现在,他要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怎样的悲哀?老头想到头发,突然又想起自己白天在"魔发屋"看到的"事件:柳树"。他的女儿的头发要比那店里最好的头发还要好。可惜,他快要再也看不到它了。; 我在平时工作压力很大,本来还以为可以趁着寒假好好放松下绷得太久的神经,却不想因为个男人的出现,我的计划被彻底打破了。那个男人是母亲的再婚对象,是个保险公司职员,之前我就见过他,但母亲并没告诉我他们的关系。豪宅里仅仅只住了夜,就被吓得半死,再不敢进去了。今日**登先去,直乘仙鹤上九天,九天之上望人间,保佑儿女福禄添~~~·“这句耳熟不新的八仙口语在我们那里几乎人人都听过,但关于龙杆移位的事可能有的还不太清楚。毕竟都是一些往事。

小涛(化名)年轻时候是一名小镇上的中学教师,由于当年乡镇上的条件都比较艰苦,学校里的宿舍有限,大都提供一些资格老的教师,而小涛呢刚来不久,资历尚浅,学校只好帮他在附件的一个村里找了一个住宿落脚。

几天后的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我的手痒得很,情不自禁的按了开机按扭。xp的开机画面过后,并没有出现‘欢迎使用’这个字。又是她!比上次的脸更加惨白扭曲。我竟情不自禁的喊了声:"你干嘛呀" 小涛住的地方是一个原本是一个公家单位,由于"存搭,即是有相。"在90年代国家改革开放的原因,很多工人都下海经商,导致公家单位经济萧条,被迫停业,留下这么一所空荡荡的厂房,被村里的村委会拿来储存一些乡里的杂物,门口留守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守着大门。

小涛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日子也一直平谈无奇,就在有一天早上出门赶往学校的时候······

”小涛,昨天晚上有没有感到楼下有动静啊。“门卫的老头一大清早的看见小涛就匆匆的问侯着

”没有啊,昨天上课很累,所以睡的很早,一下睡到天亮呢。“小涛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完全没有察觉到老伯脸上的异样,急急忙忙的往学校敢去

老伯也没再多说,只是摇了摇头,心想着,年青人就是年轻人呐,火气就是旺啊。

到了晚上,小涛回来了,一个人坐在房间备课,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到了晚上11点左右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丝困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楼方便一下就回来睡觉(那时候房间是没有卫生间的,都是在楼道的尽头)

小涛打开门,望着漆黑的楼道,一眼望不到头。忽然一丝夜间的凉风从另一边呼啸而过,原本六月天的炎热却吹得人一身冰冷,小涛是个人民教师,他几乎是不信那些莫须有的东西。所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而是觉得这风吹的很凉爽。

&当我听到这个想法的时候,第时间打了退堂鼓——如果被负责人发现,或被客户告发了,我们会被辞退,说不定还会蹲监狱的。nbsp; 当小涛走到中间楼地道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楼下杂货间里传来木头碰撞的声音。

“老伯,你大半夜在下面干嘛呢”小涛喊着,可是并没有回答,小涛以为是老鼠,便再没多问。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老伯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小涛也很认真的回答,”难道有人头东西吗“

老伯摇摇头,因为老伯心里清楚,里面并没什么可偷,一般人也不敢要的东西。

”小涛,晚上回来的时候来我这坐坐吧,要是晚上再有动静的话,我们就去看看。'老伯的眼神很肯定

小涛也没有拒绝,点了头,表示同意,然后又奔向了学校········

“老伯,晚上一起吃的,喝点吧”小涛其实偶尔也经常没事跟老伯一起饮酒,毕竟两人是邻居,也算是忘年交了

老伯微笑的拿出了房里珍藏的老酒,与小涛一起喝了起来·本来,刘自云已接受了周同的"好处",官司尚未开庭,判决已成定局,然而,此刻,陈若溪的美貌正在改变刘自云的判决。··

两人就这样。,聊了大半夜,喝得也差不多,小涛看了下时间,又到了快12点了,也该回去休息,起身跟老伯道别,老伯拿起手电陪着小涛一起走向宿舍楼。

&nbs他的嘴唇微张,牙——锐利——沟壑弯曲——金惨惨的——银牙。p; 就在刚到楼底过道的时候,隐隐约约又一次听到了杂货房里传来的木头碰撞的声音,小涛提议说,看看吧,老伯,看看里面到底怎么了,老伯犹豫了一下,但借着酒劲,也很想进去看看这一生只听过没见过的事情,便掏出钥匙走向库房,准备开门

 我激动地抱住小晴,小晴却缓缓地将我推开了,心事重重地说:"我有个感觉,他们追到这里来了。"我忍不住看了看周围,暮色合,目中便露出恐惧。过了会儿,小晴幽幽地又说:"他们也并非十恶不赦,只是因为人类侵占了他们的栖息地,他们才要报复,也许我们可以想个办法,让里湾的工程停工。"我叹了口气说:"我问过了,那个工程合理又合法,除非你是市长,不然谁也不可能叫他们停工。"小晴听到这里,拍腿说:"你说到市长,倒让我想起来,里湾就葬着位民国时的市长,墓穴非常豪华,壁镶金嵌玉。你不是在报社工作吗,你可以写篇稿子呼吁下保护文物的重要性,也许在舆论的作用下,政府就不在里湾建游乐场了。";奇怪的是,这个门不知道是时间久了还是怎么回事,钥匙也不听使唤,怎么拧都拧不动,老伯以为自己是老眼昏花拿错了,连续试了几把,都是如此

小涛当时也觉得奇怪,还用力推了几下,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里面木头的碰撞声却时时作响,弄的小涛心里有点发毛,怎么也想不透每天晚上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响,好奇心越来越重了。

忽然,房里竟然安静了下来,老伯又一次拿起钥匙来开么,意外的是,这次刷的一下很顺利的将门拧开了,老伯此时又一次犹豫了,迟迟不敢开门,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东西,也许将是他一生的噩梦,。

小涛是个年青"不!不是!"大泉口咬定不是自己干的。"那么是谁?你知道凶手吧?"松木把抓住大泉的前胸,严厉地追问道。人,可谓是初出牛犊不怕虎啊(当然,他毕竟不知道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如果知道早就不在这里呆了),用力的将们一推。

就在推开门的时候,一阵怪异的气味伴着寒气从房里扑面迎来,弄得两人一阵咳嗽,接着浑身被那寒气扑得冻骨,大热天里两人竟然打起了寒掺。

”碰“ 房里传来一声炸响,老伯的手电光立马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射去,只见原本驾在两条板凳上的龙杆双双交叉落地,老伯慌得连退几步,就连小涛也都被老伯的举动弄 的有点恐慌,但是小涛还是认真的扫视了一下这间房间,里面除了两个板凳上面驾着两根木棍,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怎么会晚上作响呢,这想的小涛心里却是发 毛,再也没敢多想。

&nbs后来,个星期都是这样,天天都是睁着眼睛睡觉,人很疲倦无力,白天走路都走不动。父母说:"这是‘迷鬼子’,找个辟邪的东西,放在床头,‘迷鬼子’就不敢再来了。以后慢慢的就没事了"。我照办了,好像有效。大概是心里作用吧?有时候晚上能够熟睡,不过,隔差的,"迷鬼子"还是来光顾,严重干扰我的睡眠,也影响我的学习。p;老伯立马关上了门,拉着小涛就走,晚上小涛问起怎么回事,老伯也跟他详细的解释了一番公寓楼下停满车辆沾满人,罗萝的新房在楼,此刻已被黄线拉住,大门洞开,红色的喜字剪纸似乎在滴血,几个白大褂正从新房里往外抬担架,担架上白布覆盖着具人形躯体,白布掩饰不住恶臭袭来。

”龙杆“本称作”抬杆子“,人死后拿来抬其棺木的杆子,由于我们那里的希望人死后是上天堂,所以称作龙杆。一般情况下木头摆在那里自己肯定是不能移动的,但是我们那里传说,龙杆有一定的灵性,只要本村有人要死去,它自己就会移动。

小涛当时也是听得一愣一愣,不过晚上的事情确实让他无法解释。

&nb蔷薇巷很美,眼望去蔷薇靡靡,宛如仙境,有时股风刮过来"你最好先别乘电梯,最起码今晚别乘坐。"李伯表情有些凝重。,沁人心脾的香味宛如长了翅膀样,翩跹缱绻在人们的鼻吸里。sp; 就在当时本月的下旬,确实有一件让人不得不信的事情发生了,原村的老支书在一个十字路口边被一车撞到当场死亡········· 11马琳心想管理越来越严了,已经也没见登记的。20.html


学生意外事故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nxinbao
------分隔线----------------------------
翰高资讯网